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栏目导航
 

陈沆状元诗文选

时间:2013-09-10  来源:浠水县博物馆  点击数:

 陈沆状元诗文选(小).jpg

  名人之成为名人,往往与其生养地息息相关。滚滚长江边的浠水县巴河镇,从地图上似乎难以找到位于鄂东的这块弹丸之地。然而,正是这方热土,哺育出一代又一代人间英杰。

  现代名人闻一多就出生在这里。这位成就卓异的著名诗人、学者的最可宝贵的精神品格,就在于他面对旧中国的邪恶势力,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他舍身取义,视死如归,其英雄气概感天动地,是高高耸立的中华民族的脊梁,在炎黄子孙心中矗立起一座丰碑。

  再上溯两个多世纪的清代中叶,这里还曾诞生过一位著名的诗人、学者陈沆。

  陈沆与闻一多,两位处于不同历史时代的文化名人,由于各自的政治背景、社会地位和生活经历的不同,其思想境界、人生追求显然有着根本性的区别。但是,作为诗人和学者,他们的精神与气质又确乎有其相通之处,这或许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即独特的地域文化有关。

  清乾隆五十年(一七八五),陈沆出身于湖北蕲水(今浠水)下巴河镇的名门望族、官宦世家。书香门第的熏陶与养育,为其提供了优越的学习环境。他自幼聪慧过人,十岁随父读书,十二岁应童子试,十五岁进学,屡试屡魁,三十岁举入国子监。清嘉庆二十四年(一八一九)他于京都保和殿御前对策,中头名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先后出任广东主试、礼部会试同考官、四川道监察御史。清道光六年(一八二六),陈沆卒于任上。

  闻一多四十七岁为国捐躯,陈沆四十一岁胃疾而终,皆英年早逝,痛哉惜哉。

  陈沆一生勤奋刻苦,博学多才,且立志报国安民。在殿试对策中,他就呈献经邦济世之道、励精图治之策,坦陈“威之以法,限之以爵”、“理才用人,诚以二者平天下”、“尚俭者开福之原”等真知灼见。他为人真诚坦荡,谦虚谨慎,与魏源、龚自珍、包世臣等交谊甚笃。他能诗擅赋,被誉为清代试贴诗八大家、古赋七大家之一,著有《简学斋诗存》、《简学斋诗删》、《馆课试律诗赋》等存世之作。

  作为诗赋家,陈沆绮思焕发,才华横溢。他以诗赋言志抒情,褒善贬恶。其诗,视野开阔,意蕴深沉,或思乡,或宦游,或怀古,或题画,或赠友,或酬唱,无不情真意挚,动人心扉。其赋,铺陈事理,叙写襟怀,落笔委婉细密,纷华波动,而又机锋电激,汪洋恣肆,酣畅淋漓。他深信“诗缘悟易成”,常将自己对生活的真切感悟流驻笔端,如“殃由肆积,怨以奢招。”(《黄金台赋》)“养正邪自息,在防不在追。”(《说医》)“势孤心愈密,气激祸乃成。”(《湖南怀古》)“须识治兵先治吏,自来防盗在防饥。”(《有感》)“名到无成方肯悔,学当欲进转多疑。”(《送默深归邵阳》)“望沧海之吞天,自惭眼隘;观太山之出日,唯觉身卑。”(《学然后知不足赋》)字里行间深蕴哲意和人生真谛。难得的是,陈沆仕途腾达,一帆风顺,而并未有春风得意之色,却深感“俗学支离误此生,浮华既重本根轻”(《送默深归邵阳》),厌弃八股文、试帖诗之心跃然纸上。他崇尚性真,鄙视虚伪,高洁自守,刚正不阿,为此以诗赋明志:“各有天地身,攀附宁非耻。”(《由广州至南雄舟行杂诗》)“逢迎自愧无奇策,出处须知不辱身。”(《北行留别舍弟大云》)“独占空山岁月,不随众草荣枯”、“甘独行乎已志,固无慕于人知。”(《披榛采兰赋》)

  可贵之处更在于,陈沆身在官场而心系百姓疾苦,且能采察民隐,痛斥官场流弊,大声疾呼“理合于进善退邪,道通于为民除害”(《去害马赋》),忧国忧民、愤世嫉俗之情溢于言表。他的诗相当多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黑暗现实,表现了封建统治者横征暴敛、鱼肉百姓的凄惨景象。《扬州城楼》一诗,揭示了封建社会日暮途穷的衰败之势。《濮州道中》、《出都》、《苦寒行》等诗中,描绘了兵荒马乱,满目疮痍,难民颠沛流离的惨象。特别是《河南道上乐府四章》,通过对“卖儿女”、“狗食人”、“吃草根”、“逃饥荒”等场面目不忍睹的描写,集中暴露了封建官兵镇压农民起义的罪恶行径造成河南农村哀鸿遍野、鲜血淋淋的悲惨情景。值得注意的是,诗人还能将生灵涂炭、满眼凄惶的民间疾苦同封建官僚与奸商耀武扬威、纸醉金迷的丑恶嘴脸进行对比描写,尤为不易。显然,这是杜甫、白居易等前辈诗人现实主义诗风在清代中叶的继承和发展。

  陈沆作诗崇真尚朴,笃志自然,弃浮华,尊本真,他志在高山,心游大海,吞云吐雾,着色生姿。其诗如春阳之温,时雨之润,清新宛丽,质朴苍劲,既灵动洒脱,又深沉凝重。他善于捕捉诗情画意,随机迸发灵感火花,笔底舒红绽绿,写景状物,妙笔生辉。如“舟行忽到星斗上,水底别有青天开。……我时捉取水底月,盈盈贮向玻璃杯。”(《中秋洞庭泛月歌》)写湖光月影,如此生动传神,情趣盎然。他尤工律诗对仗,其手法巧妙,声韵铿锵,且神思飞扬,含蓄蕴藉,如“应声千雁落,招手万渔舟”、“斜倚梅同瘦,深藏蝶未知”、“马渴争溪饮,奴饥索果尝”,如“阁边短塔摇秋水,林表孤鸿送夕阳”、“槐荫绿暗千村雨,麦浪青浮万陇烟”、“辞家始恋团圆乐,入世初尝冷暖情”等对偶句比比皆是,不胜枚举。陈沆的诗,泥土气息浓郁,语言清秀淡雅,诚如陈衍所言:“字皆人人能识之字,句皆人人能造之句,及积字成句,积句成韵,积韵成章,遂无前人已言之意、已写之景,又皆后人欲言之意、欲写之景。(《石遗室诗话》卷三)这充分显示出诗人千锤百炼、炉火纯青之诗艺功力 ,故魏源在为陈沆诗集所作序跋中称其人“改诗如改过,心虚而力勇”,赞其诗“如羊角风转而益上,如白雪曲唱而愈高”,“无一字非真诚流出”。陈沆诗这种被陈衍誉为“清苍幽峭”的风格,对近代“同光体”之闽派诗人产生过较大影响。

  如同闻一多,陈沆是一位颇具学者气质的诗人,亦是富有诗人气质的学者。其学术造诣和治学精神,堪为后世楷模。

  《诗比兴笺》是陈沆潜神默思编撰的一部学术著作。魏源在该书《序》中,称赞他“兰蕙其心,泉月其性”,“以笺古诗三百篇之法,笺汉、魏、唐之诗,使读者知比兴之所起,即知志之所之也。”诚哉斯言。陈沆笺诗,重在洞察诗旨,坚持知人论世,以意逆志,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意。他解诗力避穿凿附会,圆凿方枘,注意考订辨误,去伪存真,不仅解词释义,而且抉隐阐幽,因此慧心独具,新见迭出。比如,他笺傅玄《啄木诗》为“刺小人”,又指出左贵嫔咏啄木诗以自况,与此相反,于是认为:“故诗之取兴,无有定义。”此乃卓见。再比如,他针对因“泥文窒悟”而曲解杜甫《幽人》一诗笺曰:“世人读古诗,于比兴之错杂无端者,则以不求甚解置之;于比兴之显然条贯者,则以直赋其事当之。”真是一针见血。陈沆此书,为自《诗经》起始的中国古代诗歌研究独辟蹊径,别开生面,在学术界影响甚大。

  《近思录补注》是陈沆的又一部重要学术著作。南宋哲学家朱熹将孔孟之道提升到封建“理学”的高度,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客观唯心主义的理论体系,成为封建地主阶段统治人民的思想工具。他和吕祖谦摘录北宋周敦颐、程颢、程颐和张载的言论辑撰而成的《近思录》一书,是一部宣扬理学的入门书,但一般难以读懂。陈沆博览群书,学养深厚,潜心积虑为该书补注,使其易于学习和理解。他引经据典,广采博纳,索隐解微,阐释义理,其“补注”对研究理学具有独特的学术价值。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与丰富文化遗产的文明古国。对古代文化应抱批判继承的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即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身为封建士大夫的陈沆,其思想意识和人生信念无疑是为维护封建统治服务的,但作为关心国泰民安、同情黎民疾苦的诗人和学者,又确有其人民性的一面。他的学术研究特别是诗赋创作,包涵较多民主性的精华,值得学习和发扬。《陈沆状元诗文选》的编撰出版,对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着积极的意义。我对编注者无私奉献的工作精神和严谨缜密的治学态度由衷钦佩。

  管窥蠡测,浅见薄识,拳拳之忱。是为序。

 

上一篇:浠水考古发现与研究
下一篇:历代名家咏浠水